2019.01.02

【先機觀點】把握時機

 

 

 

長達數十年股市趨勢終於在 2018 年中斷,Mark Nash(許銘凱)將探討 2019 年值得投資人期待的重點。

 

於固定收益投資人而言,2018 年將代表著長達 36 年的債市牛市終於畫下句點。

 

自 1980 年代初,聯準會前主席保羅沃克 (Paul Volcker)為抑制通膨積極升息以來,債券價格一路攀升。至 2018 年 10 月,隨著美國的國庫券殖利率進一步升高,債市漲勢開始顯得有些危險。

 

金融市場似乎終於意識到,量化寬鬆 (QE)帶來的多年寬鬆資金即將面臨緊縮。事實上,全球量化寬鬆在11月轉為淨負值,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首見。

 

更多次升息...

 

即便如此,我們認為,2019年聯準會將持續升息。過去2年來,美國決策當局尋求防止世界最大經濟體過熱,儘管採取了行動,由於美國金融環境仍舊寬鬆,收緊貨幣政策的難度仍然不低。

 

經濟成長依舊強勁,利率過於寬鬆,金融系統內又開始慢慢建立槓桿。基於上述理由,我們認為,市場應該做好準備,聯準會基金利率可能升破3%。

 

...債券殖利率進一步升高

 

這也意味著,隨著央行試圖領先曲線發展,債券殖利率將會繼續上揚。當然,美國貨幣政策也只是推升殖利率的動力之一,另一個動力則是所謂的利率期限溢酬(Term premium),也就是投資人持有長期債券,而非各種短天期工具所應獲得的額外報酬 (或殖利率)。

 

 

利率期限溢酬的報酬率

 

利率期限溢酬(Term premium)向來保持正值,不過也曾有 2 年時間遭到量化寬鬆壓低,在歐洲與日本落入負值。拜市場的大規模結構性變動之賜,2019 年我們認為存續期溢酬將再度回歸正常水準。

 

 

 

新興經濟體已停止買進美元 (因此重新投資美國國庫券),以保護疲軟的本國貨幣。

 

中國已經從供應流動性支援其他地區 (主要手段是買進美國國庫券),轉變成真正輸入資本的國家。

 

最後,歐洲與日本已釋出訊號,同樣計劃停止資產收購方案。如此一來,隨著本土市場殖利率恢復吸引力,資金將大舉逆轉流入美國債市。

 

最後重點

 

波動率。投資人可以預期的事,隨著期程溢酬回歸正常化,2019年將出現更多這樣的情況。在2018年,只要利率期限溢酬(Term premium)上漲,就代表其他資產類別將會出現一波波動,其中美國股市最為明顯,10月份湧現的賣壓就是例子。

 

因此我認為,在回歸正常水準的環境下,雖然波動難免,絕對報酬基金較有機會超越僅限做多基金。基金經理人若有彈性得以選擇投資地區及做多做空,將更有優勢把握相關投資契機。

 

 

 

回上一頁